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点外卖和留守经历:会对大学生抑郁倾向产生影响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孙小军

尽管BDI指数与全球航运市场的走势密切相关,但多位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的专业人士认为,国际航运价格上涨并非航运市场真正回暖。


作为全球航运市场的 晴雨表 ,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(BDI指数)从8月初以来一直处于迅速攀升态势。根据中国船舶网的数据,9月4日,BDI指数达到2518点,创近9年以来的新高。

在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、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,BDI指数为何却一路狂飙?与此同时,国际航运价格也在水涨船高。据央视新闻消息,航运价格同样创近9年以来的最高值。

针对国际航运价格迅速攀升的现象,大连悦丰万鑫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于德明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从市场规律来看,受到万圣节、春节等因素影响,每年三季度以来,国际航运也进入到旺季,所以价格出现一定程度上涨是正常的。 但从业务量来看,港口业务量总体是下降的,涨幅过快可能是短期现象,或者存在一些反常因素。

今年BDI指数经历 过山车

进入2019年,BDI指数曾一路下跌。根据中国船舶网的数据,自2019年1月18日至2月11日期间,BDI指数从1112点一路下跌至595点,累计跌幅接近50%。

2018年7月,BDI指数曾一度攀升至1774点,达到年内最高值。但2019年开年以后,BDI即掉头下挫。如果从1月2日的1282点算起,至2月11日的595点,跌幅达到53.6%。而上一次BDI指数跌破600点还要追溯到2016年6月份。

美国金融博客zerohedge甚至称,这至少是1984年以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经历的开年最糟糕表现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今年1~2季度,BDI指数整体处于低位运行的态势。然而,到了6月13日之后,BDI指数开始反弹,从1062点一路飙升至7月22日2191点。在经历短暂下挫后,从8月8日起继续攀升,一直攀升至9月4日的2518点,该指数已经创近9年以来的新高。

对于近期BDI指数的上行,有分析人士表示,一是受巴西矿山集中出货与大量租船影响,BCI(波罗的海海岬型指数)快速上涨;二是矿山船队进场安装脱硫塔也增加了租船需求,带动了运费上涨;此外,此前BCI权重的调整也增加了对BDI指数的影响。

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一方面,每年下半年进入到干散货市场旺季,叠加BCI指数上行的影响,对BDI指数的上行起到了不小的推动作用。另一方面,BDI开年以来低迷已久,不少航运企业退出市场,重新洗牌后,存在价格 报复性 反弹的现象。

港口存在 船排队货压港 现象

近日,央视新闻报道,在舟山宁波港存在明显的船排队、货压港的现象。五矿船务代理(宁波)船务事业部业务主管王靖禹表示,五六月份可能平均等一到两天,七八月份起码要等两~三天甚至更久。

宁波舟山港矿石公司卸船机工班长李卓军也表示,机器一直没停过,只有人在轮流休息。

针对 船排队货压港 的现象,于德明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三季度一般进入到一年当中航运业务最繁忙的时期,所以存在船排队、货压港的现象。

与此同时,于德明也向记者透露,如果大宗商品航运数量与实际需求是匹配的,就不会出现严重的堆场,货物到港口后会被迅速运走。 为什么要堆积在港口呢,高堆存运行对堆场安全也是不利的。

另一方面,关于航运价格大幅提升,于德明向记者透露,国际经济下行是不争的事实,整个国际航运市场其实是萎缩的。不少航运企业已经退出了市场,沉淀下来的企业开始寻求兼并,排除竞争压力。 我自己的公司跑欧基港,以前业务量少的时候,大家抢单,降低价格。现在几家公司兼并后,过去3艘船在跑,现在变成1艘船了,运费不降反增。

白明则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出现船排队、货压港说明国际市场和国内需求之间是有距离的,而且不排除投机行为,导致大批货物积存在港口。 如果订单需求完全匹配,到港后马上就会被提走。由此可见,海运与最终用户需求可能存在脱节。

宁波舟山港矿石公司堆场班班长忻朝晖也表示,高堆存运行对堆场安全不利,所以在尽量想办法往外运,包括火车出运。

全球造船业订单下跌

尽管BDI指数与全球航运市场的走势密切相关,但多位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的专业人士认为,国际航运价格上涨并非航运市场真正回暖。

于德明向记者表示,此前航运市场萧条,导致企业抱团兼并减轻竞争压力,增强对市场价格的把控能力。造船数量也可能锐减,船舶报废数量提升,使得整个船队的数量减少了。 当国际航运需求高于实际航运能力时,航运价格就可能上涨。

此外,记者注意到,根据克拉克森最新数据统计(截至2019年8月16日),2019年7月份全球造船业新签订单32艘,共计627936CGT(修正总吨)。与6月相比环比减少11艘,修正总吨环比下跌44.20%。与2018年7月份相比,减少74艘,修正总吨同比下跌76.79%。

2019年1~7月新船订单478艘,合计30533112载重吨,与2018年同期的新签订单1093艘,合计58147524载重吨相比,艘数和载重吨分别同比下跌56.27%和47.49%。

于德明介绍,由于国际贸易存在货到付款、起运港付款等多种方式,为了应对国际航运价格攀升,贸易商会根据核算的成本考虑是否将运费由买方来承担。 比如货到港付款,这就是典型的由卖方来承担运费。但如果变成出厂交货,则一般是由买方来承担运费,但商品的价格往往会受到一定影响。
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
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:021-60900099转688
读者热线:4008890008
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
广告热线  北京: 010-57613265, 上海: 021-61283008, 广州: 020-84201861, 深圳: 0755-83520159, 成都: 028-86612828

首页 - http://lynxblow.com